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輪姦嫂子_乱伦文学_

輪姦嫂子_乱伦文学_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轮姦嫂子(上)
美绘子怀疑恬夫为什么知道丈夫不在家。恬夫打电话来时,都是趁武籐在地下作业场时打进来。每一次美绘子都设法拒绝,但恬夫很了解恐吓的要领,口吻绝没有恐吓,但说的美绘子不得不答应。
最重要的是美绘子没有採取断然的态度口头上表示拒绝,但在美绘子的内心里,有一种这一次会遇到什么样男人好奇心和淫蕩的期待感。每次出去时考虑穿什么样衣服或髮型就很愉快,是最好的证明。
在接到恬夫的电话后,无意中想到这一次是什么样的男人,心里产生甜美的感觉。
单纯的服装发表会或荼道工具的展示会等招待的工作,最近对陌生的男人发生危险的关係,反而觉得刺激和愉快。就是在保律峡像凌辱似的姦淫她的面貌像马的男人,经过几天以后很奇妙的会怀念。
昨天,恬夫也好像看準省吾去淋浴的时间,再来电话确认。
「太太,这一次可能要住在那里,客人是经济方面的干部,对你家的生意也许有帮助,所以要好好的陪伴。」单方面的说,没有给美绘子拒绝的机会。
放下电话,美绘子深深歎一口气,可是从镜子看到的表情,带着微笑很有魅力。
在镜子里好像有另外一个女人,美绘子为确定那个女人的长相,用力的擦拭镜子。镜子里一定有一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比美绘子年纪大但也显得妖艳,是有魅力的脸孔,美绘子发现这个女人的幻影时,就问她该怎么办。
「有什么关係,有各种男人增加你的经验。而且你感到很高兴,从你的表情看得出来。」幻影这样讽刺美绘子。
武籐从楼梯走上来的声音使美绘子恢复清醒。武籐最近有逐渐恢愎的徵候,似乎因此对工作也更积极。想和年轻的妻子作爱,到处寻找中药或口服液,甚至依赖注射。
美绘子是看到注射器就会不舒服,所以看到武籐在洗澡后注射时,就觉得没必要这样,反而感到厌烦。
或许是武籐发觉美绘子的这种态度,在美绘子洗澡后就说︰「这个药对美容很有效。」在美绘子的大腿上注射。
可是相反的,发生效果的不是武籐而是美绘子,使她结婚不久的肉体火热骚痒起来。
今天早晨醒来时,美绘子觉得下腹部和往常不同,有奇妙的压迫感,好像有带状的东西勒紧股间,想活动时感到不方便。很小心的伸手摸下腹部,原来有很厚的皮带覆盖在耻丘和屁股上,应该摸到的阴毛和肉缝都不见了。
惊慌的起来,急忙打开睡衣的前面看,美绘子不由得发呆。大概有十公分宽的黑色皮带围绕在腰上,下面有假面具似的东西覆盖在股间,看到皮带用锁固定住,这才知道这是贞操带。
一定是武籐做的事,昨天晚上因为能去旅行可以好好的休息,晚上武籐多喝几杯,同时也让美绘子陪他酒。原来那是要美绘子睡时,给她戴上贞操带的阴谋。
可是把这种古代的东西给她戴上,武籐是什么意思呢?
只是想像丈夫对他熟睡时的下体如何戴上贞操带,美绘子的脸就感到火热。一定是仔细的看,用手指抚摸阴毛,可能剥开包皮,用手指玩弄像小肉球般的阴核,也许还用舌头在那里舔。
就这样幻想时,脑海里好像刮起一阵旋风,不由得甩甩头,想赶走那样的妄想。
武籐每天早晨很早就起来,只要是好天气就会到河边去慢跑。今天早晨已经出去。
美绘子歎一口气,从镜子里看下腹部的贞操带。明知没有用,也扭动几下屁股,试试能不能脱下来。
这时候美绘子突然想到,是不是武籐发觉她的秘密,以警告的意思在旅行前给她戴上这种东西?
就在这时候武籐回来了,做出很平常的表情坐在餐桌前,看到美绘子拿来土司时偷偷的笑。
「我有麻烦了。」
「什么?」
「不要装傻了……这样太不自由了。」
「什么不自由?」武籐还在装傻。
美绘子来到丈夫的面前把裙子拉到腰上挺出下腹部。
「有什么关係,这样也很漂亮。」
「还说风凉话……恶作剧也太过份了。」
「不过你已经知道吧?」
「不知道,因为我已经睡熟了。」
「不是的,我说的是有贞操带的事。」
美绘了当然无法回答,武籐想喝咖啡。
「难得我费很大力才给你穿上。」
「可是这样不好……」美绘子本来想说「不方便小便」,但觉得难为情没有说出来。
「你说不好,是指小便吗?这个不用担心,那里有洞可以小便,要不要试试看?」武籐放下杯子想站起来。
「不要,我不要。」
「没关係,我来给你弄,来吧!」强迫拉着美绘子的手想带去厕所。
这时候美绘子突然觉得武籐在早上假装去慢跑,一直躲在隔壁房间里看她对箸镜子所做的动作。美绘子一屁股趺坐在厨房的椅子上,用忧愁的眼光看箸武籐流下眼泪。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表演,试探武籐会探取什么动作。
「撩起裙子给我看吧。」
「不要,还是快取下来吧,游览车快来了,求求你快一点。」
看到哀求的妻子,武籐卜斓难劬Ω咝说乃旦U「只是忍耐三天而已。」
「什么只是三天,要等你旅行回来一直这样,太过份了!」这一次是真的哭了起来,同时诉说这样没有办法好好照顾母亲的病。
「嘿,和照顾病没有关係吧。但你不要洗澡,皮带缩紧不能呼吸,连生命也有危险。」武籐好像很不在乎的说。
这时候美绘子想出一个办法,那就要让他兴奋,出发前能性交一次。
对妻子这种样子,武籐本来就有兴奋的徵候,不断用手抚摸裤子前面,就是隐瞒隆起的部份。
「啊,不能忍耐了,求求你,我不行了。」
这种动作不是为小便的痛苦,而是夸大的表现出强烈的性感,同时用力抱住武籐。
「是哪一种?」
「什么哪一种?」
「是小便,还是想性交?」
「啊……你说这种话真讨厌!什么性交?是小便……啊……忍不住了……」故意说出性交或小便的话,然后美绘子就跑进厕所。
果然武籐蹲在前面看绘子小便的样子,一直到尿完最后一滴为止。
「给我擦吧。」把下腹部向前挺过去,同时抱紧武籐的肩,嘴里发出甜美的哼声。
武籐的两根手指从洞里插入,进入肉洞里发出淫靡的声音。
「啊……还是湿的……」
「把里面深处也擦乾净吧……啊……就是那里,那里好……好舒服……」
武籐的裤前高高的隆起。
「亲爱的……」手指疯狂的在肉洞里活动,美绘子自己把上衣的前面拉开露出乳房,武籐立刻含在嘴里。
武籐从口袋里掏出金属製的东西,一定是贞操带的钥匙。
就在这时候从大门传来年轻女店员的声音︰「游览车到了!」
游览车载箸一行人走了,美绘子在门前挂上「公休」的牌子,关上门回到里面。
这时候听到电话铃在响,拿起听筒时对方没有说话就摇断了。美绘子觉得这无言的电话好像是女人打来的。如是女人会是谁呢?也好像是麻纪的恶作剧。
大概是受不了美绘子的哭求,武籐在临出发前取下贞操带。
到恬夫指定的时间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美绘子感到下体的味道很强,同时感到不舒服,就决定洗澡。刚才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真的很紧张。
结婚已经半年多,但早晨洗澡还是第一次。虽然没有公婆不必对任何人有所顾忌,但开店以后总觉得不好意思。和隔壁的皮包店的楼房只有相隔一公尺,但从窗户射进来的光亮使人感到已经是夏天。
原来紧贴在下腹部的贞带留下痕迹,从耻丘到鼠蹊部有淡淡的紫色,虽然还不到黑志的程度,不知道下午以前能不能消失,不然就很不方便。这是对初恋的男人晶彦刻之在心里做的誓言,但这个誓言快要风化了。
「老师,对不起,这都是老师不好,把我丢下六年也不管。」美绘子这样说出来。
只剩下一个人的开放感,使美绘子回想晶彦的爱抚,在水里用力握紧乳房,成熟的果实变形,从下体挤出浓密的密汁。透过水看自己的下腹部,耻毛像海草一样的摇动,围绕着两块长长的肉片。大概是因为心情亢奋的关係,肉片好像微微的蠕动,用力呼吸时,从窄小的肉缝冒出小小的气泡。
这时候的美绘子完全回到以前的时代。晶彦站在面前,要她露出多一点,抓住大腿粗暴的分开,觉得被强迫的感觉,使她被虐待的慾望感到满足,晶彦好像从当初就看出美绘子有被虐侍的慾望。就是现在,丈夫的动作愈是粗鲁姦淫,美绘子的性慾也就愈更强烈。美绘子好像发现,做妻子原来就是对性慾变成熟的女人。
伸出一只手在水里大胆的拉开肉缝,同时抚摸阴部。强烈自我虐待的性感,下体产生麻痺感,忍不住发出兴奋的哼声。想到现在在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就想尽情的沉迷在独自的淫戏里。
「老师,看我吧,已经变成这样成熟的人了。我想要,想要老师的……」
用右手揉乳房,用右手抚摸性器,快感上下相连,比性急的武籐的抚摸有更强烈的快感。
快要达到高潮时,美绘子摇摇摆摆离开浴室,也没有擦乾身体,就到衣柜前坐下,拉开抽屉从衣服下面拿出用白布包的东西。那是大型烟斗,是晶彦爱用的烟斗,在他去美国前向他要的,发出黑色的光泽,握手的部份使她想起晶彦的肉棒。美绘子梦到和晶彦性交后,就忍不住拿出这个东西插入自己的肉洞里,一面手淫一面怀念晶彦。自从结婚以后就尽量避免,但有时候瞒箸武籐这样做。
用烟斗的头部在阴核上摩擦,闭上眼睛前后扭动屁股,在心里想晶彦勃起的肉棒。
「噗吱、噗吱、噗吱……」这样抽插时发出淫靡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更使美绘子的性慾昂奋。
屁股向前挺起,看着在下体进出的东西发出声音。
「啊,老师……太好了……老师,深一点吧……我要洩了……老师抱紧我,一起洩出来吧……」美绘子连连的叫着晶彦的名字,湿淋淋的身体倒下去。
一阵电话钤声使美绘子清醒过来。
「太太,是我。」是恬夫的声音,美绘子没有说话。
「在你去以前,有样东西要交给你。一点半,在经常去的木屋屋的咖啡厅见面。」
「你怎么知道我丈夫从今天去旅行的?」
「他去旅行了吗?这样太好了,你今天晚上可以舒舒服服的住在外面。一点半见。」
恬夫没有回答美绘子的问题,只是叮咛时间就挂断了电话。
恬夫交给她什么东西呢?美绘子一面化妆一面觉得越来越气的掉进陷阱里。太太,会振汽车送你去贵船,所以还有很多时间。
从见面的咖啡厅被恬夫带到走路只要五分钟远的一很杂乱的大厦里。一楼是仓库,二、三楼是出租的房间。
进入房间美绘子就问︰「有什么东西要交给我?」
「就是这个东西。」恬夫把印有银行标示的信封丢到美绘子腿上,里面有十万元钞票。
「这是什么意思?」
「不用问了,收起来,也不用你开收据。」
「我不能拿没有理由的钱。」
「嘿嘿,是你的表现太好了。就是在保津峡的那个人。」
美绘子的眉毛扬起,愤怒和屈辱感使她的身体颤抖︰「这样太没有礼貌了!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把信封甩过去,美绘子气愤的流下眼泪。
美绘子站起来,想到和这种男人在一个房间里就生气,可是门已经锁上了。
「你开门,不然我就大声叫喊了。」
「太太,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恬夫过来从背后抱住美绘子。
不要这样,不然就变成免费为男人服务了。美绘子当然不知道三小时的行情是不是十万元。但一旦接受这种骯髒的钱,可能被这个男人永远纠缠。
就在这时候,隔间的木皮墙突然像发生地震一样的震动,同时听到有人发出哼声。美绘子下意识的注意听,震动是越来越大。
「嘿嘿,隔壁的人玩的也真兇。」恬夫笑嘻嘻的拉起挂在墙上的月曆︰「太太,你过来一下。」把美绘子的头压在墙上。
从直径只有一公分的小洞窥视,因为只能看到一小部份的景色,淫靡的部份像特写镜头的扩大动作也更显的逼真。这是美绘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偷看别人的性交。
「怎么样?有魄力吧?」
美绘子想离开眼睛时,恬夫就用力从后面压住她的头,强迫她偷看。
呼吸急促得像两只野兽一样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有时上下转变姿势,一下又女人像狗一样挺高屁股扭动,催促男人快一点。
当涂上蔻丹的手指,把浅红色的阴门拉开时,美绘子已经忍不住扭动屁股。
上一次在保津峡的草丛里,自己抱着树干,男人从后面插进来时,屈辱感使她浑身颤抖,可是这个女人高兴的扭动屁股唆使男人。女人更抬高屁股时,完全看清会阴部和阴户。她抚摸自己的阴部同时扭动屁股,这样诱惑男人。
『难道这就是女人的本性……如果对方是晶彦,我也会主动的这样做……』美绘子突然觉得很羡慕这个女人,很想看到能使这个女人有这种表现的男人长得什么样子。
这时候男人把香烟插入女人的阴门里。美绘子几乎不能呼吸,误以为是把有火的一边插进去。
对两个人不停的游戏,美绘子不知何时已经癡癡的观望。这样并没有干扰别人。生为男人和女人,分别利用官能的器官,做最大度限的享受而已。
觉得屁股有一点凉,无意中伸手去摸时,身上的和服已经被撩起到腰上。恬夫在年轻发出光泽的屁股上轻轻抚摸。
持续发生好像彼此说好的哑剧。恬夫的手钻入胯下,从背后抚摸肉缝。
「住手!不要!」美绘子以为能这样说出来,实际上只是歎气而已。
这时候恬夫拿几张照片在美绘子面前摇一摇︰「你还记得这个吧!能不能也对我这样呢?」
偷拍的照片是在保津峡的卓丛里,被那个男人强暴的场面。一定是这个男人跟蹤偷拍。美绘子因屈辱和怨恨脸色苍白,抗拒的力量完全消失,美绘子趁恬夫不注意时,从从夫手里抢过来照片撕破。
「撕了也没有用,还有底片。」
「你想恐吓我?」
「没有啊……」
「你真卑鄙,还要我怎么样?!」
「不要生气,美女这样发脾气也没有魄力?我只是在店里看到你,想和你睡一觉而已。」
「那么,你是从车祸以前就知道我……?」
美绘子看见恬夫的脸上出现不小心说溜嘴的狼狈表情。正想进一步追问时,恬夫已经扑过来,把美绘子推倒,拿手帕塞在美绘子的嘴里。美绘子挥动四肢抵抗,可是全身无力,慢慢昏迷过去……
轮姦嫂子(中)
恬夫看着躺在下面的美丽猎物,正在想如何玩弄。本来不想使用迷魂药,最好是在同意的情形下交媾。不用歌乃的命令,早就想和这个美丽的少妇尽情的玩一玩。
每一次歌乃给他写着会员号码和姓名的便条,说是这一次的客人时,恬夫表面上很服从,但心里产生恨意和嫉妒,真想把歌乃杀死。而且等待能把美绘子弄到手的机会,那就是今天。
如果被歌乃知道,至少会让她砍掉一根手指,对一个吃软饭的男人而言,这是赌上生命的行为。
他自以为习惯玩弄女人,可是对爱上的女人反而不容易下手。
拉开美缯子身上的和服,看到美丽的身体同时间到高级的香水味。恬夫有一点陶醉,裤子里的肉棒早已经勃起。先用自己的手射精一次也不错,如果一下子就把这样兴奋的肉棒插入迷人的肉洞里,一定会立刻爆炸。可是等一等还有事没有太多的时间。
脱下长裤和内裤用手摸几下肉棒,但停下来拿出保险套套在肉棒上。可是,同样的要性交,很希望能使女人感到需要,说出甜美的话。站在奴隶立场的的恬夫,从来没有女人向他提出甜美的要求通常都是他向女人讨好。首先躺在美绘子的旁边接吻。只是如此恬夫的心就绷绷跳,好像第一次和女人发生关係。
吻过嘴唇后是乳头,围绕乳头的乳晕虽然比较小,但乳头是意外的很大,颜色也比较深。恬夫认为这是她的丈夫每天晚上吸吮的关係,做莫明奇妙的嫉妒。
乳房之后终于开始欣赏下腹部。看到美绘子的裸体,恬夫不由得吞下口水,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雪白光滑的美丽肉体。他真不明白把这样美好的女人为什么不断的提供给男人,歌乃究竟有什么企之图。又不是美绘子掉走她的太太宝座,什么事便歌乃如此疯狂呢?
从微微张开的红唇露出雪白的牙齿,恬夫克制自己强烈的慾火,决定要欣赏一下吃喇叭的快乐。取下刚套上的保险套骑在美绘子的头上,用手抓住肉棒,让龟头轻轻碰到红唇上,敏感的头部滑入碰到牙齿,在牙齿上来回摩擦四、五次,微微张开牙齿露出舌尖,恬夫立刻趁机会插进去,可是不敢立刻活动,怕美绘子清醒过来咬断肉棒,小心的慢慢伸入,在美丽女人的嘴唇里轻轻移动肉棒,低头看到的红唇好像美妙的性器。
阴部是左右的形状完全一样的美丽花瓣,而且且也很厚,有鲜艳的紫红色,躲藏在阴唇上方的阴核,用手指摸一下很快就从包皮中露出头,好像在要求快点给我……
这样高雅贤淑的女人也会想要男人的肉棒吗?
恬夫对自己做歌乃的奴隶感到厌恶,男人若没有那个意思会硬不起来,可是歌乃有了性慾就不管恬夫的生理状态,不分时间和场所要求他性交。比较久下,眼前的美女已经湿润,随时都可以交媾,不论面貌或身体以及性器,都是出类拔萃的美。
看着美绘子的阴部,恬夫插入两根手指,发出淫秽的水声,感到有膜夹住手指。
美绘子在中途恢复清醒,但这时候巨大的肉棒已经钻入肉洞里。受到姦淫!美绘子想到这里时立刻用全身力量想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可是这样的力量很微弱,甚至于还产生要求男人更用力的心情。
在没有完全清醒的意识中,美绘子把恬夫当做是晶彦︰「你太好了……就是那里……用力的插吧……老师……」微微抬起屁股,用力夹住男人的炮身,美绘子不停心里呼叫心爱的男人名字。
贵船可以说是京都的风化区,但也是最高贵的游乐区,在加茂川的上流,鞍马山的西餐,有二十余家餐厅旅馆。
美绘子坐在恬夫驾驶奥迪轿车的助手席上,慌然的看着晚霞里的溪。
在没有浴室和厕所的骯髒小房间里,虽然是被骗,但被这个卑劣的恐吓者凌辱两个小时,美绘子对自己容易相信人的性格感到气愤。而且很奇怪的是,只要穿上这个母亲给她的和服外出时,一定会发生事情。包括丈夫武籐在内议员的秘书和恬夫都会慾火高涨的凌辱她。
今天晚上在贵船的餐厅等的男人会不会也一样?
这时候美绘子想到武籐和员工坐的游览车可能正度过濑户大桥。虽然是三天两夜的短暂旅行,说良心话,因为丈夫不在家可以鬆一口气。
这时候恬夫惊叫一声紧急煞车。从车灯中看到逃进草堆里的野兽,可能是小狐狸。幸好没有压到,美绘子摸一下自己的胸口,不希望发生无谓的杀生。
恬夫关掉冷气,开一点窗户点燃香烟,听到斜面溪水的声音。就在美绘绘子打开车门希望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时,恬夫突然抱住她的身体,说完就把香烟丢到窗外,压到抗拒的美绘子身上。
放倒椅背,美绘子仰卧。双腿在挣扎时,从阴门流出东西。凶暴的男人的手也正好摸到那里。
「嘿嘿嘿,原来你已经湿淋淋了!」
恬夫的身体进入美绘子的双腿间,美绘子几乎没有抵抗的力量,从阴洞口散发出恬夫留下来的完全和罂栗花一样的味道。
恬夫把长裤和内裤拉到一半,露出恢复活力的肉棒,利用全身的重量一下子就深深进入肉洞里。
美绘子从下面想推起男人的胸部,可是乳房被压肩呼吸也感到困难,恬夫的屁股也开始起伏,从美绘子的眼睛流下眼泪,她自以为没有发生声音,但哭声使车里震动。
「你随便姦淫吧,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客人。」美绘子一面哭一面说。
恬夫在这剎那停止抽插。美绘子的话使他的肉棒萎缩,很留连的离开身体,拿出手帕擦一擦,就把美绘子推出车。
「已经很近了,走路去吧。」
顺着溪流走到五分钟,在前面看到了香茶屋的招牌。
下女带她到独立的房间,这里分为日式房间和西式房间,背后是有茂密树的悬崖,走廊的尽头就是河流。
在矮桌的旁边散乱的放箸黑色的西装和内衣,男人大概去洗澡了。正在想要不要放到衣架上,听到粗大的咳杖声,穿浴袍的高大男人走进来。
每一次遇到这种情形美绘子就不知道如何寒暄,不论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男人戴箸黑框眼镜,好像检查一样看箸美绘子的身体在矮桌边坐下。好像等待这个时间似的,立刻送进来豪华的鱼料理和牛排,酒是拿破侖和葡萄酒。
「你也换上浴袍吧,不要这样紧张,我又不会把你吃掉。还是想要先洗洗澡呢?」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意外说出很体贴的话,美绘子就决定先洗澡。
在外面的小房间很快的脱下和服,这时候男人从皮包拿出资料,同时向这边偷看,美绘子怕他立刻冲上来,换上浴袍就走出房间。
浴室是蒸汽浴。这里可能是别馆专用的浴室,没有其他的客人。不到两坪,很普通的地板,房间是更衣室,墙上的纸条写着《请穿上这里的浴衣进入》。
『洗澡还要穿上特别的浴衣吗……』美绘子站在壁镜前,摊开那个专用的浴衣。
「唷!这是什么?」
浴衣的长度远不到膝盖上,而且在屁股的位置置有一个洞,穿上时完全露出屁股。美绘子对男人看女人穿上这种淫靡的衣服就感到快乐的样子觉得好笑。不过看起来好像很严肃的男人,就不一定还是很会玩的风流人士。
在身浇上水后到旁边的岩石浴池,看到里面有几只小鱼在游泳。
「难道小鱼是不怕热水吗……」想用桶拿热水时,发现这里是冷水池,这时才想起来,蒸汽浴是和冷水浴交互洗的。
美绘子好像要洗乾净被恬夫弄髒的身体,也把自己的手指深深插入阴道里情洗翻开阴唇时,觉得内侧有一点充血好像肿起来的样子。手淫过多时也会这样,连阴核也变成红色。想到在这样变成敏感的地方又有别的男人的东西……很想就这样逃走。蒸汽池是在木门的后面,怕有男人进来,把木门锁上。
这时候闻到强烈的热气和被蒸过的稻草味,身上很快的出汗。美绘子产生被关在密室里的不安感。
躺在稻草编织的席上,有两个陶瓷的枕头,好像有特别的意义,会有人在这种地方性交吗?很像母亲心脏不健康的美绘子,不到五分钟就感到呼吸因难。
在这时候听到木门外有脚步声,是那个男人吗?还是其他的客人来到这里?想出去,可是屁股完全露出来,没有办法出去。
这时候绘子想到自己躺在这里,好像在杂誌上看到的泡沫女郎,急忙起来,规规矩矩的跪坐,这时候如同像徵恬夫的留恋,从洞口及流出残渣。美绘子把手指插入后,不断的挖出里面的东西,这时候没有想到在下体产生如同麻痺的骚痒感。少女时就有一个人站在镜子前拉开衣服玩弄乳头的习惯。这是看到母亲在洗澡后看镜子里的裸体,把乳头压在镜子上摩擦,模仿后变成习惯。
听到敲门的声音,赤裸的美绘子感到紧张,再度有敲门声,美绘子站起来打开木门时出现一个男人。美绘子低下头想出去时,男人阻止了,从很短的浴衣前面,好像示威一样的露出红黑色的阴茎,就是不想看眼睛也离不开那里。
「怎么样?日式三温暖也不错吧。」一面说一面推她的肩想一起躺下来。
美绘子受不了这里的热气,说一声「很抱歉」想走出去。
「有什么关係,陪一陪我吧。」
手臂被他抓住,只是轻轻拧一下,就轻易把美绘子弄倒。
「请不要在这种地方……啊……」
「在哪里都一样。性交是在有刺激的地方才能更长时间的享受乐趣,把腿分开吧。」
刚说完,男人就很快把美会子的浴衣脱掉,举起双腿,阴部完全暴露出来。
后背在稻草蓆上摩擦,皮肤要破裂的痛苦使美绘子发出尖叫声。抱紧双膝勉强防止男人玩弄乳房,可是仰卧又举起双腿,所以无法防止男人好色的眼光,连肛门都看到的会阴,好像期待男人的舌头和手指爱抚,形成湿淋淋的样子。
这时候男人突然採取九六姿势。男人的嘴唇从下面吸吮阴部,然后慢慢向上移动,还轻轻阴核,手指在阴门上不停的抚摸,汗水和蜜汁加上蒸汽,形成一股奇特的味道。
这时候的美绘子只希望离开这个闷热的地狱,心里只想到这一件事。可是身体是拚命的只希望肉球一点进来。
男人的下体在美绘子火热的脸上左右的摇动。美绘子伸出舌尖在龟头的缝口上舔一下,就用手握住肉棒的根部,嘴就前后的移动。男人冷静的观看美绘子的矛盾模样,更用力的在肉缝上吸吮。
「啊……唔……」产生脑髓都要淋痺的快感,美绘子忍不住歎气。
「是不是很好?想要我再给你舔吗?」
男人起身后,这一次抱住美绘子的屁股,想要她骑在男人的腿上,美绘子不希望让男人看到自己达到高潮时的表情,只有晶彦是她忘记一切把自己暴露在他面前的人。所以美绘子抗争,男人假装放开拚命抵抗的美绘子,然后突然把她从背后压倒。美绘子缩紧屁股的肌肉,这是为了保护肛门。可是屁股的这种蠕动,反而会增加男人的兴趣而已。
男人对着成熟的果实,克制想一举突破的慾望,用龟头在洞口轻轻地来回摩擦。
「不要……不要那样……」
「那么,你要怎么样呢?」男人是想让这个有高雅气质的美绘子亲口记出淫靡的话。
「饶了我吧……快要死了……啊……」
「真的那样好吗?」
「不是的……热的快要昏过去……让我出去……离开这里……」
对她的回答就是肉棒的贯穿。男人粗大冒出青筋的肉棒,已经进入不断收缩的阴道里。
越是气质高尚有知识的女性越反对野兽的姿势。但那是交媾以前的事,一旦结合后,从这个姿势产生被虐待的感觉,反会使女人急急的享受这样的快感,这个男人就了解这一点。从后面伸手到胸前用力抓住乳房揉搓。美绘子明知没有用还是拚命的反抗。
插入后拔出去,又插入,再拔出……这样的交媾还是第一次。
美绘子这时候已经完全失去反抗的意志和体力,无法忍耐下去,感到一阵目眩,对这样昏迷的徵候,美绘子觉得是一种解脱。
「你放鬆一点吧,不用给我倒酒。」
刚才在浴室里受到热气的闷热,可是在走廊上坐在籐椅里休息不到十分钟,美绘子有了饥饿感。
没有用手拷也没有用绳索捆绑,但有看不见的锁炼把美绘子的身心都捆绑。
「到我旁边来。」把犹豫不决的美绘子连坐垫一起拉过去,用好像命令的口吻说︰「把腰带解开吧,那样才舒服一些。」
「不要做那种残忍的事吧。」
「残忍的事……你不是那样喜欢吗?」
「怎么会喜欢……好吧,反正我是像奴隶一样的人。」
「奴隶吗……是奴隶就要完全服从。」男人一面说一面解开腰带。
美绘子没有再反抗,浴衣的前面分开,露出乳房和下腹部。
「你也解开腰带吧。」
「好吧,你就给我解开吧。」
美绘子多少用粗暴的动作解开男人腰带。
大概有八十公斤吧,是很结实的身体。从说话的态度看,正如恬夫说的,好像是大企业的高级干部。在盘腿坐的中间位置,刚才那样凶暴的肉棒,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
「你一定很喜欢男人吧?」拿冰块放在杯子里,用似笑不笑的表情说。
「是……喜欢。」
「一定是……不然,没有生活困穷的女人,不可能做这种事。」
美绘子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也许能理解她的立场,也肯帮忙。
「怎么样?不妨说出来说出来给我听吧。」
「你是用来解闷吗?」
「哈哈哈,不要这样闹憋扭,如果不想说我也不勉强。」说到这里话就接不下去了。
「对了,有没有色情狂调戏你。摸你的屁股,或把手指插进那里,听说最近的色情狂是相当大胆……」
露骨的询问,美绘子不知该怎样回答。
「你是把男人变成色情狂的女人。」
「我……」
「是啊,是你那柔软的身体,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男人说箸就突然搂抱美绘子,喝过酒的身体已经没有力量,手指立刻摸到阴核,而且滑入洞口里。
「下面的嘴也不要客气,想吃就吃吧。」
因为有这样的企图,才要美绘子解开腰带。遇到这种狡猾的男人,美绘子就像幼儿一样,不论做什么都被对方抢先。
美绘子拒绝时,男人收回手放在嘴里舔一下。使美绘子产生舔到自己阴部的感觉。
「不要这样!」
当手指伸入肉洞里时,美绘子已经无法忍受。可是这个男人搂住她不放。这个年龄的男人们究竟把女人看成什么,就是丈夫武籐,也经常用奇妙的器具玩弄她。嘴巴上说的很好听,实际上想和用钱买来的女人一样玩弄。
这次是烤小鱼,把一块长五公分的小鱼,从鱼头的方向插入女人的肉洞里。美绘子惊讶的倒吸了一口气,可是愈紧张的愈缩紧肉洞,愈像活的鱼一样咬子宫口。
「味道好不好?很好吃吧。」
「不要!快拿出去!太过份了吧……」
「何必哭呢,只是好玩而已。」男人一面说一面继续玩弄,让小鱼在肉洞里进进出出。
发出光泽的雪白肉体,双手绑在背后倒在那里。在那男人整理很厚一叠资料的时候,一直这样倒在那里歎氧。男人把上面有《机密分类》字样的资料放进皮包里,又仔细的上锁后转过来面对美绘子。露出摇摆的肉棒,开始抚摸美绘子圆滑的屁股。
「求求你,我不会逃走,解开这个带子吧。」
「你说的真可爱,没有被绑起来性交的经验吗?」
「不要问了,还是快一点解开吧。」
「其实,这样很适合你。看到你被捆绑的样子,我的内棒就硬起来了。」一面说,一面在美绘子的面前摇动肉棒。
实际上,这个男人很少像今天晚上这样有强烈的性慾。他是就当作受骗,为消磨一个晚上买了这个女人。可是看到来的女人,是比那个男人宣传的更好。
「你準备了怎么样呢?」
「什么怎么样……我是买了你的,而且你自己也说过是奴隶。既然是奴隶,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男人从她的后背舔到屁股。美绘子产生了骚痒的感觉,忍不住发出低沉的哼声,滑溜溜的舌头舔到会阴部,然后到达肛门。
「啊……不要!求求你……」
「你这样抗拒的样子再好也没有了。」
男人拉起美绘子,就把她捆绑在房柱上。地板是用玻璃做的,能看到下面的河水以及游来来去的小鱼。
男人卜熳叛劬π郎兔阑孀拥穆闾澹备鸬娜獍簦氲秸飧瞿腥俗急敢娴氖虑椋阑孀泳筒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