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我把精液给了妈妈

我把精液给了妈妈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我妈妈是一个服装批发的代理商,由于我读书不成,在中学毕业后,就跟着妈妈走南闯北,去过不少的地方。但我也只是跟着妈妈做一些粗活,而在在总部留守的还是妈妈的中学时代的姐妹,我是名副其实的跟班。        这一次,妈妈带着我从家里来到东莞,之前我还没有来过东莞,这次到外边来,妈妈是准备大做一场的,我也带着笔记本电脑和妈妈的秘书。三个人从湖北来到了我们要来谈生意的东莞至诚制衣厂。        那是一个好大的制衣厂,产品都是销往我们内地的,我们这次来这里是谈的是整个地区的代理权问题,货全部由我们这里销,价钱是这次谈的关键所在,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我妈认为要亲力亲为,将这事谈好。        这里的厂长很年青,瞧上去只有三十五六左右,高高的,比较斯文,一幅金边的眼镜,眼镜下的双眼老是往我妈的身上瞄来瞄去。而那个副厂长却五十多岁了,两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我觉得他们两人对我妈的肉体感兴趣。当天去宾馆的路上,我就提醒我妈。        “妈,你瞧这个厂长的人如何,我觉得有点问题。”我不敢直截了当地对妈妈说他们两人的淫眼一直盯着她的事。        “儿子,有什么事不怕直说。”妈妈转过头来对我说。        “我也说不上来,还是等一下再说吧。”我瞄了一眼小秘书。妈妈会意。        我们到了房间,我和妈妈住一间房,这时我才跟妈妈说起来。        “妈妈,我觉得那两个人的眼睛老是在盯着你,他们两人不怀好意啊。”我对妈妈说。        “儿子,你是说张厂长和李厂长他们两个,不会吧。”妈妈有点不太相信。        “真的,妈,不骗你,我对这些可敏感了。”我尽力想妈妈了解我的意思。        但妈妈却像不为所动。        “儿子,妈妈今年都已经五十四了,哪里还会有什么瞧上我啊,还有啊,你快点将业务上手了,妈妈就不用再操心了,那个张厂长,那么年青就有这么大的一个厂了,显然妈妈对那个厂长的观感不差。”        “妈,我不再说了,随便你怎么想吧,说老实话,你这样子哪像五十多的人啊,皮肤白白的,还那么会穿衣服。反正我已经说过了,你所自己想吧。”正当我妈还想和我说话时,台前**响了。我连忙去接。        “你好,请问是刘金凤刘总的房间吗?”我一听就知道是那个张厂长了。我没好气地将**给了妈妈。        妈妈接了**,妈妈听着张厂长的话,一边点头说是,最后放下了**。转过头对我说。        “儿子,他们今晚请我们吃饭,他们人已在楼下等了,我们下去吧。”        妈妈到了里边的洗澡间,她要换衣服。她换了一套黄色的套将,上衣的V形领开到胸下一点,里边是一件白色的蕾丝的双吊带的及胸背心,下边是一双肉白色的长丝袜,下边是一双白色的高跟皮拖鞋。        我走到妈妈的身边抱着妈妈,“妈妈,你这样子真好看。”事实上我与妈妈经常有这些亲昵的动作,老爸不介意,老妈更是比较喜欢。        “儿子,别搞乱了我的头发。”妈妈边说边朝身上洒着香水。        我们三人到了楼下,当两个厂长见到我妈时,眼都有点直了,但是他们还是比较快地恢复了常态。席间,两人不停地敬我妈酒,我妈与我都喝了不少。这次来的还有他们厂里的一些中层,主管业务方面的基本上都来了,大约有十人左右吧,我们一边吃一边谈,谈吐间,我们对他们的厂有了更深的了解。更坚定了与他们厂合作的信心。        之后,他们的邀请我们再次到他们的厂里去参观与核对一些资料。我与副厂长在办公室里谈一些合同里的细节,而妈妈与厂长则在他们的试衣间里瞧样品。        我与副厂长谈一将近半个小时,对他们生产的样品、图样有了更深的了解,但这里,妈妈却还没有来。我开始有点担心了,因为刚才在席间她喝了不少。我向副厂长问清楚了试衣间的方位。        我一碰一撞地来到了与客户查看样品的试衣间,但我不是立即就来了的,我上了一次的厕所,还不是太熟路,慢慢摸索着才到的,但当我到时,我发现副厂长已比我先到了。但他却没有进去。        我从后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他将手指放在嘴上,示意我不要发声。再指了指里边。我不瞧还好,一瞧就真是不得了。        只见厂长和妈妈倒在那个大会议室的大桌子上,妈妈的西装上衣已解开了扣子,但那个厂长的领带也解了下来,他坐在妈妈的后边。吻着妈妈的耳朵。两人的脸都是红红的。妈妈自己将上衣脱下来,那个厂长更是将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张厂长将妈妈脚上的高跟拖鞋脱下来,轻握着妈妈的小脚,伸出舌头在妈妈的脚背上吸吻着。        妈妈轻笑着:“小张,你怎么喜欢起大姐的脚来了,啊,喔,好痒啊。”        “大姐,当我第一眼瞧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真的,大姐,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的。”        张厂长语无伦次地答着妈妈。手上仍然握着妈妈的小脚,嘴已经移到了妈妈的小腿。由于妈妈的双腿是抬起的,本来已比较短的西装裙更是向上滑动,露出了妈妈宽边长筒防滑丝袜的的根部。        张厂长的嘴从妈妈小腿移到了大腿,更是倾向于妈妈的大腿的内侧,妈妈的手握着他的头,口中轻声呻吟着。        我从没想过我妈妈会与我爸爸之外的人上床,虽说我平时觉得她的衣着是有点夸张,不是好这个年龄的人应该穿的,但做生意的人,还是穿得好一点,这样的成功率会高一点,却没想到我妈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和一个三十八岁的男人偷情。        这时两人已成了六九的姿势,张厂长将妈妈的裙子也脱了下来,妈妈在上,而张厂长在下。这时,张厂长的下体已完全鼓了起来,妈妈隔着内裤,将张厂长的肉棒部分含进嘴里,这时,我也瞧清楚了妈妈的内裤,是一条全白色透明蕾丝的,在腰部仅用两条带子系着的性感小内裤,而张厂长拉开了内裤到边边,伸着舌头插进了妈妈的肉穴当中。        妈妈这时候松开了还穿着内裤的肉棒,将肉裤拉了下来,张厂长的肉裤一下子就弹了出来,妈妈这时站了起来,再整个人倒在桌上,左手轻握着张厂长的肉棒,将他的双丸吸进口中。发出雪雪的吸吮声。  “大姐,你好厉害,我好爽啊。”张厂长对妈妈说。        妈妈报以一笑,更将舌头下移,左手还在不断的玩弄着张厂长的肉棒,她并不是用力的上下套动,而是一下轻,一下重的,还不时地转变握肉棒的位置。瞧上去妈妈的手势挺熟的。        “大姐,屁眼好舒服,你真会贴,好,唔。”张厂长高声叫着,他已经控制不了自己。        这时我再也顶不住了,我用脚一下就将门踢开。跟在我后边的李副厂长,张厂长和妈妈都被吓呆了。我也顾不上那么多,将李副厂长拉进来,关上门,冲到妈妈与张厂长与妈妈身边,他们两人已经不知所措。妈妈已经下到地上,刚想将上衣拾起向我解释,但没想到我的动作更快。        我一把捏着妈妈的脸,将她的嘴张开,拉下裤子,将肉裤掏出,一下子就捅进了妈妈的口中,可能真是酒能乱性,我不理面前的是我的妈妈,只是当她是一件泄欲的工具。抱着妈妈的头,狠命地将她的头碰向着我的胯部。        这时两个厂长已明白怎么回事了,两人上来了。我们三个人将妈妈放倒在桌上,我与张厂长站在了妈妈的面前,一人一边,妈妈握着我们两人的肉棒,左边吸吸,再右边吸吸。        李副厂长在妈妈的后边,将妈妈的吊带拉下来,本来就没有胸罩的乳房全部露了出来,可以说,在这个年龄来说,妈妈是保养得比较好的了。虽说头上有一点白发,但其他的地方一点也不显得老,我平时好少这样瞧着妈妈,这时的妈妈身上只有一件小背心,而且是没有了吊带的挂在了腹部,下边的小内裤已脱了一边,半跪着在我和张厂长原面前,双手一边一只肉棒。后边的屁股位置上有着李副厂长的手在玩弄着。        本来几个小时前,我还提醒着妈妈要小心这两个人,却不知几个小时后,我会和他们两个人一起玩弄着妈妈。        妈妈的舌头在我的肉棒根部轻舔着,更不时将我的双丸吸进口中,有时用牙齿咬一下,有时又将双丸吐出来,在裆部接近屁眼的位置舔着。        自我来后,妈妈的重点已放在我的身上,张厂长已经感动有点不耐烦了,他将妈妈拉开,就要插入。这时我也知机地对妈妈说:“妈,你想怎么做?”        “我听你的。”妈妈向我抛着媚眼。        我将妈妈拉着压在我身下。妈妈尽量将双脚张得开开的,我的肉棒压在妈妈的阴部,但就是进不去,妈妈这时握着我的肉棒,长吸了一口气。        “来吧,儿子。”我听着妈妈的话,用力向前一顶。肉棒回到了二十多年前我来到过的地方,不同的是,上次是整个身子,而这次则我是的分身。        我的手按在了桌上,张厂长这时才有了机会,他将妈妈的头枕在了他的大腿上,他的肉棒放在了妈妈的嘴边,妈妈立即将握着张厂长的肉棒,并将其吸入口中。就这样我插了妈妈一百多下。妈妈的乳浪狂抛,头发散在张厂长的大腿上。        而这时的李副厂长没有其他的位置,他显然与张厂长一样也是个恋足狂,他抱着妈妈美腿,将还穿着肉白色长筒丝袜的小脚放进口中吸了起来。他吸着妈妈的脚趾,各个脚趾都吸进口中,用舌头轻舔着妈妈的脚掌,虽说是隔着丝袜,但妈妈还是觉得瘙痒难禁。        李副厂长吸过妈妈的左脚以后吸妈妈的右脚,不多时,妈妈的双脚全部沾上了李副厂长的口水。        妈妈这时将张厂长推开,将我推倒在桌上,她反过来压着我,一双梨型的乳房吊在我的面前。我毫不犹豫地吸进口中,另一只手也在把玩着另一边的乳房。        张厂长这时走到妈妈的后边,轻轻地将妈妈的屁股拉开,将妈妈的淫水轻轻地抹在了妈妈的屁眼上,他的手指就着妈妈的淫水轻轻地捅了进去。        “啊,轻点,儿子,不要咬啊,张厂,轻点啊,唔。”        妈妈的叫声一下子就停住了,原来,妈妈的小淫嘴已被李顾副厂长的肉棒捅进去了。在经过了几下润滑之后,张厂长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他将他的肉棒带上了一个有粒状的避孕套,用力拉开妈妈的屁股,他将肉棒一点一点地顶进了妈妈的后边,妈妈本来有点苦相的脸显得更加痛苦了。        “唔,唔。”妈妈闷声的呻吟使得李副厂长更兴奋了,他借着妈妈因痛苦而张得更大的嘴,抱着妈妈的头。将肉棒一插到底,真真正正地做到深喉。而妈妈也是因为痛苦而双手抱着李副厂长的腰杆子,用力地捏着李副厂长的大腿。        这时,我瞧到了张厂长的避孕套,我见到妈妈痛苦的样子,我轻拍着她的屁股,试图让她舒服一点,张厂长见到我这些,他用力地打着妈妈的屁股,妈妈的屁股上现出一个个红红的掌印。        我与张厂长配合得极好,当我肏进去妈妈的肉穴时,他就轻轻拉出,他用力插妈妈的屁眼时,我就轻轻退出,妈妈想叫时,上边的李副厂长也不示弱,肏着我妈的小口。妈妈在我们三人的合力下可真是得到了满足。        可能真是因为妈妈的屁眼紧,张厂长是第一个支持不住的人,他肏了妈妈两百多下后,突然加快了速度,这时我也觉得妈妈的阴道一紧,张厂长开始叫了起来。        “大姐,我不行了,你的屁眼好紧,夹死我了。”这时李副厂长知机地拉开肉棒,妈妈的口水从口中掉到桌上,更与李副厂长的肉棒上联成了一条线。妈妈半眯着眼,喘息着。整个脸都是红红的。        “我也不行了,我只觉得肉棒被包着越来越紧,突然妈妈用力地抱着我,张厂长用力握着妈妈的屁股,一下就插到底,再差不多全部抽出,再一插到底,如此几次,妈妈无力地趴在我身上,张厂长突然停住了身形,胯部紧贴着妈妈的屁股。他也达到了高潮。        张厂长还没有下来,李副厂长以别人没有的速度,迅速带上避孕要上妈妈,我要妈妈反过身来,胯坐在我肉棒上,妈妈丰满的身体在后边瞧上去更加诱人。        李副厂长将带着粒状避孕套的肉棒放在妈妈嘴边,妈妈开始时吸了起来。        可能是喝了酒的原因,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想射的感觉,当避孕全部湿了以后,妈妈吐了口中的口水,我也将妈妈的屁股抬起,将粒状的避孕套也带上了。        之后将我的肉棒顶进了妈妈的屁眼当中,啊,真是紧啊。这时,李副厂长也将肉棒插进了妈妈的肉穴当中  我的双手在后边狂捏着妈妈的乳房,而李副厂长则狂吻着妈妈的脸,妈妈却不停地躲避着,引得他更用力地肏着妈妈的小穴。        ”啊,天啊,好强,轻点,你们变态的,用这些玩意,喔。“妈妈不停地呻吟着。显然她对那些避孕套不是那么的适应。        但我们两个哪管那么多,继续埋头苦干,妈妈穿着丝袜的腿卷曲着,不时地向外伸展。        双腿的丝袜已湿了的部位不时碰到李副厂长的腿部,但这却令李副厂长更加兴奋。        我们两个人四只手扶着妈妈的屁股,用力肏动。李副厂长始终是年纪大了,在妈妈的小穴里抽插了三百多下后,他终于顶不住了,他全身无力地趴在妈妈的身上,将那少得可怜的精液射进了避孕套中。        这时的我瞧着妈妈的淫样,加快了速度,加上妈妈屁眼的紧度,终于我也顶不住了,我将妈妈拉开,将我的肉棒再次捅进妈妈的口中。在妈妈的口中爆发。        精液全部射在妈妈的口中。我们几个人都累得倒在会议桌上不想动了。        这时我的**响了,是小秘书,她见我们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有点担心,打**过来,本来我们还想再来一次的,但想想还是算了。我和妈妈穿好衣服回到了宾馆。        这次的工作从此变得异常顺利,我们成功取得了代理权,自从这次出差后,我更喜欢与妈妈出差了,当我爸爸每次问我为何这么喜欢出差时,我总是笑而不答。        因为这是我与妈妈之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