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强暴女子银行员

强暴女子银行员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强暴女子银行员



 序 章

「千田先生…千田商店。」

麻生真纯在银行柜枱内叫着客人的名字。

那是很好听很清脆的声音。

最后终于有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走到柜枱,穿着写有千田商店的背心。他是商店街青菜店的老板。

「谢谢您的光临!」

真纯浅浅地微笑着,接过千田手上的单据。

「真了不起,我以为妳会暂时休假呢,原来妳已经来上班啦。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

真纯仰着头小声地回答,睫毛非常地长。

「那就好…不过真是苦了妳了。」

千田还是一直站在柜枱前,看着真纯。

他的视线注视着隐藏在女行员身上衬衫跟背心里头的胸部。

银行女行员穿着规定的橄榄色背心,跟纯白高尚的丝质衬衫,真的非常好看。

可是盯着真纯胸前看的千田,眼神就像在看只母狗似的。

啊啊、他一定又再想了。

我裸体的胸部…

被犯人爱抚虐待时我那赤裸裸的乳房…

衬衫里被胸罩包住的乳头开始隐隐作痛,真纯忍不住地想呻吟起来。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不到妳还会在这里上班。」

千田略带怜悯地看着真纯走出银行。

「谢谢您的光临!」

站在银行等候区的远藤,声音大得响亮。

真纯按下按钮,接待下一位客户。

这是个穿着西装的男客户,从没见过。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至少那时候他并不在场,在真纯变成雌性动物时。

他微笑地看着真纯。

很自然的视线。

真纯面带微笑地接待他。

他停顿了一下,告诉真纯他想办的事项。

这是个大约三十出头的男性,但有一瞬间,脸上却显现出少年般的表情。

每个人都是这样。

只要在真纯面前,每个男人脸上就会露出纯情少年的表情。

而且,眼神所显露的都像在看班上最受欢迎的女生一样。

真纯是个楚楚可怜容貌端美的女孩。

细长的双眼,直挺的鼻梁,小小的嘴唇,脸颊跟双颚线条都很鲜明。

不只是容貌,她的举止跟谈吐也极具有教养与气质。

每个男人都把真纯当女神般看待。

真纯并不是那种拥有惹火身材的女人,男人当她是另一个世界的千金小姐。这点从国中、高中到大学都没有改变。

自考上银行,到这离市中心稍远的分行上班,真纯还是不断承受着男人对她憧憬的目光。

可是自从发生那次的事件以后,男人们的视线改变了。

他们的眼神都变成像在看一个淫荡女人似的。

但真纯饱受这些男人般来的淫浪视线,她并不生气,还反而有种身为女人的娇傲。

因为她已经可以体会那种身为母狗被公狗当发性欲对象的快感。

这点连她自己都觉得意外。

她不敢相信的是自己生理上的反应。

当真纯拿着传票站起来转向后面的桌子时,分行里所有男行员的视线全都集中到真纯的肢体。

在几秒前,这些应该都认真在看目己手上资料的分行总经理、其他行员,全都抬起头来,用着像要把真纯吞进肚里似的贪婪的眼神看着她。

那全是好露骨的视线。

这些雄性的视线一点也不客气地,直盯着她刚换季的纯白衬衫跟橄榄色背心及裙子。

啊啊…总经理也想跟我做吧…他想干我的屄吧…啊啊、我怎么会说我屄呢、啊啊、我是怎么了…啊啊、可是是我的屄没错啊…啊啊…

还有经理也是…佐久间课长也是…啊啊、大家都想跟真纯做吧…想干真纯的屄…

硬起的乳头被胸罩顶得发疼。

紧贴阴户的内裤,也因为淫液的分泌而湿润。

她变了。

她不再是以前的真纯了。

像自慰这种事,她在被犯人胁迫之前,根本就没做过。

她从不曾想过用手指去搓弄自己的阴核…

还有口交!那也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就连未婚夫的幸宏她也没帮他口交过…

可是那犯人根本不相信她所说的话。

因为真纯用舌头帮犯人舔肉棒时,技巧实在是太好了。

真纯再回到柜枱,目视前方。

前方是摆着三排沙发,让客人等候的大厅。

有个穿衬衫牛仔裤的男客户站了起来。

他把手放进抱在右手的包包里。

「…吾郎!」

真纯呢喃着当场倒下。

 第一章 目标锁定美丽女行员--真纯

时间正好过三点。

银行门口的自动门开始放下。

麻生真纯在税金的汇款单盖上章后,还给客户。

「大家辛苦了。」

主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她察觉到背后的视线,回头一看,原来是幸宏。

中岛幸宏,他是真纯的未婚夫。

他们预定今年秋天结婚。

虽然彼此对看了一眼,但又马上将眼光移开。

在银行里,两人都尽量不对对方感到特别在意。

但她觉得自己脸颊已经开始发热。

真是幸福。

现在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也说不定。

她按了按钮,准备接待下一个客人。

还有四个人坐在沙发上。

那个男人也在其中。

他一直看着她。

真纯马上把视线移向走近柜枱的客户。

「千田先生!」

这是车站前商店街的客户。

银行最近对这种小商家也开始重视起来了。

「这是这个月的。」

卖菜的老板拿出支付健保费的单子。

「您不用特地拿来缴的,等中岛先生到贵店拜访时再缴就可以了。」

她知道跑业务的幸宏也有负责他的case。

「不要紧,我是特地来看妳的。」千田害羞的说着。

「哪里…」

真纯也顿时脸红起来。

她害羞的表情让她变成一幅画似的。

虽然她已经二十四了,还是脱不了稚气,就像刚开花蕾的樱花一样。

「谢谢您的光临。」

她盖好章把缴费单还给千田后,看到那个男的站了起来。

在她按下按钮前,他已经走了过来。

还是衬衫跟牛仔裤。

这整个礼拜他都穿一样的衣服。

「欢迎光临!」

虽然心里毛毛的,但真纯还是用她的招牌微笑接待他。

「我今天想存这些。」

说完,男人拿出存摺跟千元钞,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可是他眼睛并没有笑,只是盯着真纯看。

「欢迎光临!请问这位先生…」

「叫我吾郎就好。」

「怎么行呢…夏本先生,谢谢您的惠顾。其实如果您能利用自动存提款机的话,我想会比较方便,不用在这里等。」

「这样给妳添麻烦吗?」

「哪里!不敢当…」

「那就好。」

夏本吾郎已经有一个月,每天都到银行来,而且都是存一千或两千的金额。

他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男人。

虽然他都打扮得像个学生,不过如果穿起西装的话,应该看起来会很像个认真的上班族。

但他的眼神,他看真纯的眼神跟普通的男人不一样。

刚开始,他也跟其他男人一样,用着爱慕的眼神看着真纯。

可是这一个礼拜以来,他的眼神开始变得不可捉摸,令人费解。

原因很明白。

因为真纯很明白的拒绝了他的追求。

她跟夏本只讲过一次话。

不,那根本也谈不上是讲话。

一个月前,真纯只是在车站前面捡到夏本掉的钱包,跟他说了声:「先生,你掉了东西。」而已。

就这样而已。

「谢谢妳!」

「不客气!」

那时在早上拥挤的人群中,回头的夏本,是对真纯的美貌惊艳。

但这种事对真纯来讲很司空见惯。

所以真纯只是对他微笑了一下便走了。

现在想想,可能就是那个微笑惹的祸也说不定。

隔天,夏本就到银行来开户头。

真纯压根就不记得夏本。

夏本一脸很失望的样子。

「今晚可以吧?」

真纯一接过存摺,夏本便以一副很熟识的口吻问道。

「什么?」

「我说妳今晚可以跟我约会吧?」

「这位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叫我吾郎,我要妳叫我吾郎啦,真纯。」

他突然直呼她的名字,令真纯慌得不知所措。

她觉得自己有危险,也有预感待会儿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妳不想跟我约会吗?真纯!」

夏本整个人趴上柜枱。

藉着身子高高的关系,他将上半身直逼真纯而来。

隔壁的女行员西泽美纪觉得情况有异,招手叫负责在大厅招待客户的远藤过来。

「今晚可以吧?」

夏本捧着真纯的面颚。

由于事出突然,真纯什么反应也没了。

「妳总是这么地漂亮。真纯,妳是我一个人的。」

夏本开始用手背爱抚她线条优美的脸颊。

「啊、啊啊…」

真纯瞪大眼睛看着夏本,任他摆布。

她惊吓的眼神,燃起了男人内心嗜虐的本性。

真纯的表情唤起了男人心中想凌虐女人的冲动。

「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指教吗?」

远藤过来阻止,他是个年近五十的老行员。

「我现在在跟真纯讲话,不准吵我。」

「等一下,先生。」

「我说了不准你吵我们。」

夏本大叫后,从放在柜枱上的运动袋里拿出手枪。

一瞬间,分行内大厅的气氛顿时僵住。

「先、先生,你这是…」

远藤出手想抢那把手枪。

「你给我闭嘴!」

夏本拿起手枪,用枪把敲远藤的额头。

咚地一声,小个子的远藤应声倒地。

「你干什么!」

其他男行员见状,起身大喊。

「把手举起来!全把手举起来!」

夏本拉起倒地后远藤的胸口,用枪敲他的太阳穴。

远藤被敲昏了过去。

「全把手给我举起来,不准按警铃,我知道有这东西,我在电视上看过。给我离开桌子,如果谁敢报警,我就打掉他的头。」

总经理、经理、融资课长。还有刚刚从外头回来的中岛幸宏跟本田,五个男行员全举起双手离开桌子。

「妳们也是。」

西泽美纪跟其他六个女行员也举起手离开桌子。

「你们能留在这里算走运了,等一下我会让你们看场好戏。」

银行里包括千田还有三个客人。

他们全是男性,一个是商店街花店的小老板,还有一个是一般打扮的白发男性。

这三个客人也看着夏本,慌张地举起双手,心中根本毫无抵抗之意。

「你想要什么?」总经理开口问夏本。

「不用怕,不是钱,我不是要钱。」

「那是什么?你要什么?」

「真纯!」

夏本用着血红的眼睛看着真纯。

只有她一个人还坐在位子上,她白晰的喉头跟锁骨因紧张全突了起来。

「我要你们知道真纯是我一个人的女人。」

「真、真纯…你说的是麻生小姐吗?」

「麻生真纯!这名字跟她那美丽的容貌真是相配。」

夏本睁着大眼环视大厅,目光停在中岛幸宏身上。

「你也这么觉得吧?」

幸宏气得眼睛充血。

「我真是吓了一跳,想不到真纯竟然有未婚夫。真纯已经有我了,怎么可以跟别的男人订婚?」

他的枪还是指着远藤的太阳穴。

远藤的额头正在流血。

「真纯,妳是骗我的吧,妳有未婚夫是骗人的对吧?」

「求、求求你…把、把枪放下…远藤先生在流血…得赶快帮他包扎才行…」

真纯的脸色已经反白,但她这副苍白的容貌更加速男人嗜虐的快感。

「包扎?妳这人真好,我就是爱妳这点。不只是脸蛋,妳连心地都很善良。」

「求求你,夏本先生。」

「我叫吾郎。」

「求求你,吾郎。」

被改叫名字后,夏本笑了,很幸福的笑容。

「不过在这之前,还得做件事才行。真纯,妳来帮我。」

他开心地叫着真纯的名字,把运动袋里的东西倒在柜枱上。

里面装了很多手铐。

「妳用这个把他们的手脚铐住。」

夏本把手铐交给走到自己身边的真纯。

那是SM用的手铐。

这虽然是拿来玩的,但还是可以剥夺一个大男人的自由。

「吾、吾郎…你把枪给我吧,如果你要的是我,我可以奉陪。」真纯颤抖地说着。

「我要在这里,让那家伙知道妳是我的女人。」夏本瞪着幸宏说道:「他是妳未婚夫对吧?」

真纯被逼问的一步步地后退。

她不承认也不否认。

如果承认,幸宏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她又不能否认。

「到底怎么样?真纯!」

夏本再度逼问真纯。

「没错,我是麻生真纯的未婚夫。如果你恨我,找我一个人就行了,把其他人放了。」幸宏叫道。

「我一点也不恨你,反正订婚不过是种形式,真正深爱真纯的人只有我。」

夏本亲密地爱抚着真纯那张美丽的脸庞。

贞纯闭着眼,任他为所欲为。

她的样子看起来是很痛苦,但又异常地性感。

当然现在还没有半个男人觉得性兴奋,可是所有的男人目光直盯着真纯的美貌看这点是确实的。

不安跟怒火交错的目光。

但其实这些男人还不自觉,自己的欲望早已经开始萌芽。

「住手!不准你碰真纯!」幸宏愤怒地大声喝阻。

「你叫她真纯?你凭什么这么叫她?」

夏本的脸色一变,用枪把再重击远藤的额头。

「住手!」

咚地一声,新伤口又流出鲜血。

真纯边流着泪,边拿出手帕替远藤止血。

淡粉红的手帕没一会儿便染红了。

「喂,那个女的,妳也过来。」

夏本指着西泽美纪。

被指名的美纪,举着双手走过来。

美纪是今年春天刚考进银行的女孩子。

她今年二十二岁,短发,脸蛋长得很可爱。

圆滚滚的大眼睛是她的魅力所在,令人感觉好像隔壁可爱的女孩一样。

她跟麻生真纯不同典型,也很受客户欢迎。

「妳姓西泽啊,叫什么名字?」

看了她胸前的名牌,夏本问道。

美纪背心下的胸部跟真纯一样,颇有份量。

「我、我叫美纪…」

「这名字不错,长得也挺漂亮,如果没有真纯的话,我搞不好会找上妳。」

美纪已经脸色发青,纤细的肢体开始不住地颤抖着。

「妳们俩个去给他们扣上手铐。快,动作快。」

真纯跟美纪看着总经理等他示意。

总经理跟她们点点头。

坦白说现在除了照做,别无选择的馀地。

真纯跟美纪拿着手铐,走近身旁的客户。

「真的很对不起…」

千田的双手卡锵地被铐住,还有双脚也是。

虽然千田也被吓得脸色发青,但他还是一直盯着真纯看。

「你们全过来这里,把手举好,要敢乱动,不只这家伙,连这些客人都会没命。要是客人死了很麻烦的对吧!」

夏本奸笑着,让柜枱后的行员全集中到大厅。

其他五个女行员跟其他所有男行员的双手双脚都被铐住。

客人跟女行员坐在沙发上,男行员围在一旁。

「时间宝贵,现在就让大家看看我跟真纯相好的样子。」

夏本用手叫跟美纪站在一起的真纯过来。

他捉起她的脸,重重地吻下去。

「不、不要!」

真纯反射性地把头别开。

「怎么了?真纯,在同事面前不好意思啊?」

夏本再次强吻真纯那小小粉红的娇唇。

真纯猛摇着头甩开。

眼泪湿润了她那双细长的双眼。

泪珠一颗颗地流下脸庞。

当然,真纯摇头是表示拒绝之意。

但她那副受迫的表情,却反而更刺激了夏本。

对夏本来说,她这种表情比笑容还要来得有魅力。

夏本用手指替她擦拭流下的泪水。

「不要、不要!」

真纯坚决地拒绝,紧闭着唇。

「妳说不要啊,妳竟敢不想吻我,臭娘们。」

夏本甩了她一巴掌。

啪地一声,真纯跌倒在地。

「住手!」

站在沙发后面的幸宏,气不过冲向夏本,但却马上倒地不起。

「给我脱!给我脱光。真纯,我要妳补偿愚弄我的罪过。」

 第二章 被撕裂的制服

夏本吾郎捉起真纯绑在脑后的马尾,拉她起来。

「起来,给我脱,真纯。」

「如如果你想要我的话…我、我给你…啊啊啊啊、所、所以请你不要让银行的客人牵扯进来…请你先放了他们吧!吾、吾郎。」

「妳先给我脱光,真纯,脱了再说。」

「我脱的话…我脱了制服的话…你就会放客人走是吗?」

「快给我脱,真纯。」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话。」

说完,麻生真纯便开始动手解开橄榄色的背心。

她的手指像白鱼一样,细细长长。

「麻生…」

总经理满脸不舍地,低声叫了部下的名字。

真纯看着总经理,向他点头表示没关系。

她的未婚夫跌倒在地,还是无法爬起身来。

真纯脱下背心,折好放在柜枱上,继续解开衬衫的扣子。

解开一个、两个,到第三个时她停了下来。

此时已经可以看见她那配戴着胸罩的乳房隆起的部分了。

看了她胸部隆起的部份,便能知道她手脚虽然纤细,容貌又美,但乳房却好像跟这些不对称似地,异常地丰满。

「怎样?真纯!」

夏本的眼睛盯着真纯的乳沟。

「啊啊,求求你…等我们俩个独处时好吗?吾郎…」

「快给我脱,真纯。让大家看看妳的身材,不然我来帮妳脱。」

「不、不要!」

真纯退后两步,继续解开第三个、第四个扣子。

她里面穿的胸罩全露了出来。

换季后,真纯就不穿衬衣了。

那是件有着玫瑰刺绣的全罩型胸罩,紧紧地覆盖在她那极有份量的乳房上。

「我真没想到,妳的胸部竟然会这么大。」

觉得惊讶的不只有夏本。

那些每天跟她一起工作的总经理、经理、课长,还有本田也都觉得十分讶异。

男人们根本从不曾想觊觎真纯的身材。

因为他们觉得那会冒渎了真纯的美貌。

大家只要看着她那楚楚动人、优雅的美貌,就觉得很满足了。

男人都以为她的胸部很小。

他们也不希望自己所憧憬的真纯是个肉弹型的女人。

但事实上真纯的胸部,更证明了她是个女人。

她的脸蛋小,所以更显现出乳房的大。

真纯害羞地,将衬衫从裙头拉出,解开所有的扣子,脱掉衬衫,转身背对男人们,将衬衫仔细地折好。

她的背非常的纤细,细细的肩带在她小小的香肩上,腰部线条玲珑有致。

合身的短裙,将她那圆润的臀型表露无遗。

真令人想不到。

她的臀部居然如此性感。

总经理、经理、佐久间还有年轻的本田,都全忘记现在银行跑了强盗进来这件事,大家全露出惊艳的目光盯着真纯的背后看。

真纯的背对男人来说真的是太有魅力了。

其中还有好几个男人在心底唸着,还不快把裙子也脱了。

真纯双手呈X字型地遮在胸前,面向大家。

她不遮还好,这么一遮原本就丰满的乳房变得更性感撩人。

男人的目光全集中在那个焦点。

「再来脱哪里好呢?」

「啊啊…求求你,不要,吾郎。」

「我叫妳给我脱就脱,妳不听话的话就罚妳。」

说完,夏本便单手捉着她的双手向上举,另一只手抓着她的乳房。

「啊、不、不要!」

真纯的乳房大到连夏本单手都握不了。

他用手掌爱抚着她的乳房,那种情景让其他男人也渴望了起来。

「啊啊,好棒的乳房啊。啊啊、真纯、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夏本继续爱抚着她右边的乳房。

「不要、不要…住手…请你住手。」

真纯含着泪看着夏本。

她那副哀求的表情,实在是太具魅力了。

看她皱眉的模样,让人想更加地折磨她。

「妳脱不脱?真纯!」

「好、我脱…我照你的话做…」

「很好!」

夏本很满意的放开真纯。

真纯理了理弄乱的头发。

「再来脱哪里?真纯!」

「我从裙子…开始脱…」

真纯开始解开裙头的扣子。

坐在最前面沙发的千田,发出「啊!」的一声。

因为他看到真纯的乳头露在胸罩外头。

她的乳头呈现像是乳晕所融化的淡粉红色。

直觉到千田的视线,真纯急忙将胸罩穿好。

她的脸、颈还有锁骨全都红了起来。

真纯瞄了一眼正前方的千田后,脱下裙子。

银行里的空气,开始变得浓密,令人呼吸困难。

男人们的视线当然都看着她的下体。

但隔着裤袜,看到真纯内裤的同事们都马上将目光移开。

只有那三个客人还是一直盯着真纯的下体看。

「干嘛!裤袜也脱啊。」

当然夏本的眼睛也看着她的下体。

「好、好…」

真纯向前蹲下,开始脱下裤袜。

她那原本就极具份量的双乳,这么一蹲显得更加地巨大。

虽然她穿得是全罩型胸罩,但乳房却像穿半罩型胸罩似地露出来。

乳沟之深,让人真想伸手去摸摸看。

她的大腿也完全露出来了,肌肤像掺了牛奶似地白晰,胖瘦合宜,引人遐思。

而她的小腿线条优美,脚踝当然就更不用说了。

脱下裤袜后,真纯折好放在柜枱上,然后马上转向正面,双手遮往股间。

坐在她正面的三个客人,脸上不由地露出遗憾的表情。

原本将目光移开的同事里,佐久间也开始慢慢地偷瞄真纯的身材。

因为他再也忍不住了。

因为他太想看,太想看麻生真纯脱光的样子。

被这念头诱惑的不是只有佐久间。

就连一向冷静的总经理、经理,还有跟真纯同年的本田,都开始忍不住地想偷瞄真纯的胴体。

「把手举起来,真纯。」

真纯用着求饶的眼神看着夏本。

「我、叫、妳、把、手、举、起、来,真纯!」

他一字一字地命令着真纯。

畏惧于他的淫威之下,真纯慢慢地举起手。

「求、求求你…不要看,不要看我。」

真纯用着蚊子般地声音求饶。

但她这求饶的样子反倒成了诱惑。

总经理还有经理的眼睛,全往身上只穿着胸罩跟内裤的女行员看。

遮住真纯私处的内裤,小得令人意外。

式样虽很高雅,但剪裁却很大胆,整件内裤小到耻毛好像都会露出来似的。

她的耻毛不知是否是因为过于浓密,阴户看起来非常的饱满。

大厅里所有的男人,全盯着真纯的私处看。

不,只有一个人没看,那就是她的未婚夫幸宏。

此时幸宏终于爬了起来,站在本田旁边。

「真纯!」

幸宏看着自己的未婚妻脱到身上只剩内衣裤,大叫起来。

「混蛋!」

夏本瞪着他骂道。

「喂!不准你叫真纯的名字。」

夏本走近沙发,突然用右手打幸宏的腹部。

「唔…」

幸宏呻吟地蹲下身。

「幸宏!」

真纯直觉地奔过去。

她乳房摇来晃去地,跑到未婚夫身边。

「要不要紧?幸宏。」

她一头直发垂在胸前,担心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夫。

「我、我没事…」

「妳跑过来干吗?真纯,不准妳担心这混蛋。」

夏本抓起蹲在幸宏身旁的真纯,强拉她靠近自己的身边。

「不要!」

担心未婚夫的真纯,下意识地甩开夏本的手。

「妳说什么?臭娘们!」

脸红得像鬼似的夏本,捉着真纯的乳房,撕裂真纯的胸罩。

「啊啊…」

真纯那既丰满又有弹性的乳房全露了出来。

站在附近的总经理他们全都「啊!」地一声,睁亮了眼。

不管怎么样,看麻生真纯被剥光的乳房比较优先。

「妳这么喜欢这臭小子吗?真纯。」

夏本边用脚踢着蹲下的幸宏,边用手抓着真纯的乳房。

「不要!请你住手!不要打他!」

真纯毫不在意自己的乳房露出来,她只关心自己的未婚夫。

她哭丧着脸,看着倒在地上的幸宏。

但相反地,银行的同事们所有的集中力却是真纯那对被银行强盗揉捏的乳房。

他们根本不在意躺在地上的幸宏。
真纯丰满的乳房不断地被揉捏着。

现在有机可乘。

夏本正用着双手玩弄着真纯的乳房。

枪就在夏本的脚边。

但根本没人注意到这点。

至少所有在大厅的男人都没把注意力放在那把枪上,他们只是全神贯注地看着麻生真纯露出来的乳房。

连坐在最前面沙发上的三个客人也不忌讳地,转身偏着头看。

真纯的模样就是这么地有魅力,而且具挑逗性。

其他女行员茫然地看着。

倒在柜枱前的远藤用着快哭出来的表情跟倒在沙发后的幸宏对看着。

只有美纪注意到那把枪。

也只有美纪可以自由行动。

但她却像被钉住似地,一动也不动。

因为夏本对美纪来说像个巨人一样。

「嘿嘿嘿!开始有感觉了是吗?真纯,妳的乳头已经翘起来了哦。」

夏本不停地抚弄真纯丰满的乳房,笑着说道。

她那白嫩的乳房上,已经呈现出好多条红红的指痕。

「不、不要…啊啊、幸宏…回答我。」

真纯看着倒卧在一旁的未婚夫。

她的心整个挂在幸宏身上。

但残酷的是,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回应夏本的爱抚了。

真纯年纪也二十四了。

说来虽然有点晚,但自二十岁时失去处女膜,她也交了三个男朋友。

第三个就是幸宏,高潮、这档事也是幸宏教她的。

她这副身为女人刚被启发的身体,不管是多恨的人,那样不断地被爱抚,身体还是会有所反应。

「妳果然是爱我的,真纯。」

夏本用手搓捏她的乳头。

「啊嗯!」

真纯可怜的樱唇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当然男人们都很惊讶,就连真纯自己也是。

快感在她全身开始游走。

此时真纯才回神,发现自己胸部裸露在外。

夏本揉捏她的乳头,令人不敢相信的是乳头对这竟有所回应。

「呵啊、啊、啊啊…不、不要…」

当自己再次流露出淫浪的娇酣声时,真纯下意识地紧闭着双唇。

「妳害羞啊,真纯,这没什么好害羞的啊。来,再让我听听妳那好听的声音。」

看到真纯身体这么积极的反应,夏本觉得精神一振。

他不断刺激着真纯乳房上那敏感的花蕾。

「唔、唔唔…唔唔…」

真纯紧闭的双唇忍不住地发出淫浪声。

她虽然用着求饶的眼神看着夏本,但双手却捧起自己的乳房。

「啊啊…啊嗯!」

她觉得难以置信。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竟会有如此的快感。

虽然她原本就属于乳头比较敏感的体质,但以前幸宏亲吻她乳头时,她也不会发出这种声音过。

「嘿嘿嘿!很好听嘛。妳这么爱我啊,真纯。」

夏本揉捏得更起劲,还左右左右两边一起刺激着。

「啊、啊啊…不、不要啊…啊、唔嗯!」

只要夏本的指甲一碰到她的乳头,真纯便发出娇酣的声音。

她嘴里虽嚷着不要不要,但感觉充满着女性的魅力。

所有的男人看真纯这么敏感,都觉得难以置信。

这跟真纯那高贵美丽的容貌太不相称了。

当然他们也知道她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

也有个未婚夫。

不可能还是处女。

但他们打从心底觉得,她的反应应该更端庄娴熟点才对。

即使是跟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也该紧抓着床单,用手压抑着蜜唇,半点娇酣声也不会叫出来的才对。

「唔、啊啊…不行、不行啊…放开我、快放开我…啊啊啊,不要啊…啊啊、我快疯了。」

随着乳头的挑弄,摇晃的乳房间的乳沟,开始渗汗出来。

真纯抓着夏本的手,企图阻止他。

但她这行为在男人们看来不过只是表面而已。

夏本再次掌握她的双乳。

用手掌轻轻压着乳头,慢慢地抚摸。

「啊、啊啊啊啊…呵啊、唔嗯…」

真纯仰头,露出白晰的颈项喘息着。

渐渐地,真纯的表情变得非常地妖艳动人。

「住手!放开她!我不准你碰真纯!」

恢复意识的幸宏起身大吼。

他的叫声唤醒了在旁看呆的男人们。

最先注意到枪的是本田。

但他的双脚被手铐铐着,无法动弹,只能用身体。

他撞到夏本身上,两人一起跌在一旁。

「你这混蛋!」

先起身的夏本,抓着本田的胸口挥拳痛揍。

「唔!」

揍得本田嘴里流血出来。

「住手!快点住手!」

真纯抱起被揍本田的上身。

她白嫩的乳房正好碰到本田的嘴边,白嫩的乳房上沾满了血迹。

「混蛋!」

幸宏用被铐住的双手,从背后打夏本的后脑。

手铐打在夏本头上,发出声响。

「唔唔…」

叫了几声,夏本仍然没有倒下。

「混帐东西!」

夏本挥出右拳直打幸宏的双颚。

「唔!」

幸宏受了一拳倒地。

他们两人腕力相差太多。

「幸宏!」

在夏本要挥第二拳时,真纯从后面抱住他。

她丰满的乳房靠在夏本背上,想用全身的力量阻止他。

「不要碍事!真纯!」

「吾郎,我求求你!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打他,吾郎。」

真纯泪流满面地拼命地叫着银行强盗的名字。

「妳甚么都听我的是吗?真纯!」

「是,只要你说我都会照做。」

「妳不用听这混蛋的!真纯!」幸宏大吼。

「混帐东西!你又叫真纯的名字。」

夏本抬起脚,踩着幸宏的脸。

「唔唔唔…」

幸宏又流血出来。

「不要!请你不要这样!」

美纪飞奔过来。

用身体挡在幸宏前面。

「妳喜欢他啊?」

「我没有,求求你,住手吧。」

美纪脸上也充满了泪水。

她身上的制服也染上幸宏的血迹。

「把他们俩个给我绑起来,等一下我要他们看场好戏,可不能让他们搞砸。」

夏本再拿起手枪,用左手拉着真纯的长发,回到柜枱旁。

男人们的目光就是无法逃离真纯那只穿了件薄内裤的阴户。

她的双臀也因走动而一扭一扭地摆动着。

现在不是欣赏女人胴体的时候。

男人们也想把视线移开。

但真纯那太过诱人的臀线,真是让他们无法移开目光。

枪指在真纯的脸上。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应该不会开枪打真纯,但谁也没办法动弹。

「喂!美纪!妳也过来。」

夏本从运动袋里拿出绳子,招手叫她过来。

美纪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后起身。

「…加油啊。」

她经过总经理旁边时,总经理对她小声说道。

美纪低着头走到夏本身边。

夏本拿枪指着真纯的脸,爱抚真纯的乳房。

她乳头仍然坚挺,但丰满的乳房已沾满了鲜血。

虽然真纯的样子是那么可悲,但男人们却无法压抑住自己股间的涨痛。

「哎啊,啊啊…不、不要啊…」

真纯紧闭的双唇,张张合合地喘息着呻吟着。

被银行强盗爱抚着乳房,却有快感的真纯。

虽然一直抗拒,却无计可施的真纯。

看着眼前的情况,知道真纯反应的男人们感觉越来越兴奋。

「妳用这个把他们两个给我好好的绑起来。」

接过绳子的美纪,轻轻地点点头。

「对不起…麻烦妳了,美纪。」

「…真纯!」

真纯跟美纪两人互望了一眼。

美纪拿着绳子走到沙发附近。

幸宏跟本田两人上半身都已经坐了起来,血也止住了。

「对不起。」

美纪照命令捆绑他们。

「好!过来!」

夏本叫回美纪,还亲密地把手环在她的腰上。

他把枪放在柜枱上,另一只手抚弄着真纯的乳头。

美纪吓了一跳。

她想再来要换她脱光衣服了。

同样的事,总经理还有其他男客人们也都想到了。

这次搞不好可以看到美纪的胸部也说不定。

「妳说妳什么都听我的对吧?真纯!」

「是…」

「那妳手淫给我看看?」

 第三章 分行里的第一次手淫

「什么?」

「手淫啊!妳晚上做过吧?」

「我、我没做过…那种事…」

「妳撒谎!」

「我一次…也没有做过…」

「哦!是吗?美纪妳呢?有手淫的经验吗?」

夏本吾郎贴近她的脸颊问道。

西泽美纪颤抖地摇摇头。

「美纪也没做过,我才不信呢!妳们呢?怎么样?做过吧?」

夏本转问其他五个女行员。

「怎么样?」

每个女行员都跟美纪一样摇着头。

「妳还单身对吧?有三十好几了吧?妳怎么处理性欲?不手淫的话很别扭吧?」

被指名的女行员忍着屈辱,小声回答:「不会。」

「鬼扯!」夏本大声地骂道。

「吾郎!你看着!我这就手淫给你看。」

「妳没手淫过吧?得让有经验的人教妳才行啊。」

「有、我有做过…对不起,我因为怕难为情,所以说了谎…」

麻生真纯豁出去地说道。

她很清楚地感受到所有男人所投过来的目光。

她是真的没有经验。

虽然她曾在洗澡时,摸过自己的乳头跟阴核,但她从没想过用手淫来满足自己的性欲。

为了保护前辈,真纯撒了谎。

要丢脸就让她自己一个人去好了。

真纯现在身上只剩一条内裤,她已经豁出去了。

她再也无所谓了。

真纯拼命地跟自己说,在人前手淫给他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吗?原来妳是骗我的啊!」

夏本笑了笑,用力捏着乳头。

「好痛…好痛…」

真纯美丽的脸庞露出痛苦的表情。

但所有的男人,都看呆了。

她皱眉应该是因为痛苦,可是看起来却像很快乐似的。

「站上去,真纯。」

夏本拿起枪,把柜枱上的东西拨开。

真纯听话地爬上柜枱。

斜坐着,双手抱着自己的乳房。

乳头虽被手遮住,但那丰满的双乳却因此显得更突出。

「喂!妳还装什么装,真纯,不把腿张开,怎么手淫?」

「对、对不起…」

真纯怨恨地看着他,慢慢地把腿张开。

她那穿着高跟鞋的双腿,当着大家的面慢慢地张开到六十度左右。

覆盖在耻部的布块因此变得更小,女人的耻沟清楚易见。

坐在正对面的千田,看得口水直流。

平常只是个微笑,就已经让他胸口如小鹿乱撞般的女孩,现在在他面前张开大腿,要开始手淫。

这真是教人难以相信。

虽然现在还隔着件内裤,但眼前张开大腿的这个女孩,竟然会是麻生真纯,这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当然真纯是为强盗所迫,但千田真的很庆幸自己也在场。

真纯的双腿张开到六十度就停了。

她那害羞的表情,愈发地挑逗着男人想再继续看下去。

「妳干吗?真纯!再张开一点啊。」

猴急的夏本抓着她的膝盖往左右扳开。

「啊、不、不要…」

真纯股间被张开到九十度左右。

在那苍白素净的肌肤上,静脉透明可见。

这更增加她的性感,也显现出女性的柔弱。

被这样对待的真纯感到无比的屈辱。

「还在拖拉什么,真纯,妳都是从哪里下手?」

「这…啊、啊啊…啊、那个…」

真纯拼命地想遮住乳头,困惑地摇头。

「我看我还是问别的女人好了。」

「不…那个、从胸部…我都是从胸部…开始爱抚…」

「是吗?那做给我看看。」

真纯将遮住双乳的手放开。

她的乳头仍然是翘着。

夏本开心地看着她的乳头。

因为这是真纯唯一回应夏本的证明。

「啊…」

真纯感觉得到所有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

虽然她很想叫大家不要看,可是她又怕会伤害到同事,所以她不敢说。

都是自己不对,脱得这么光溜溜的。

这不是看着自己的男人的错。

真纯在不知不觉中,开始自责起来。

「快动手啊,真纯。」

「对、对不起。」

真纯战战兢兢地将右手伸到晃动的乳房上。

用食指跟大拇指,开始慢慢地、慢慢地像在抚摸羽毛似地爱抚。

但这样她还是产生了极大的快感。

「啊、啊嗯…」

发出阵阵的淫浪声,真纯仰着头,从锁骨到她整个颈项,线条都变得好鲜明。

真纯流下香汗。

在腋下、在乳沟、在膝后。

她变得比想像得还要更敏感。

比刚刚被夏本爱抚时更甚。

这太奇怪、太奇怪了。

「再爱抚啊,真纯!」

「好、好…」

真纯闭着双眼,爱抚着。

「啊、啊嗯…」

不知不觉地,千田这些坐在正前方的三个客人都向前倾着。

住在银行附近的白发老先生,也像返老还童似地,股闲硬梆梆的。

「不、不要…为什么会这样…啊啊,不要…」

男人们直盯着她看。

即使她闭上眼,还是很清楚的知道。

为什么她感受到视线,爱抚乳头的手指便会自然地用力。

为什么呢?真纯真的不明白。

那小小性感的花蕾,被白鱼似的手指爱抚着。

「啊、啊…不要!」

放不开。

真纯放不开自己的手指。

不只如此,她连左手也开始爱抚左边乳房的乳头。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啊嗯、为什么…」

真纯猛摇着头。

那是种抗拒的举动。

「妳不摸乳房吗?真纯!」

「啊、啊啊…好、好…我摸…啊啊、我摸…」

她的手指终于放开乳头。

因为她要开始爱抚乳房。

为了寻求新刺激,她开始动手了。

她张开双手,握住整个乳房开始爱抚。

「啊啊…啊…」

她爱抚着自己的一对乳房。

「啊嗯、啊啊…呼啊…啊嗯…」

感觉太舒服了。

这种触感。群3----43795811开
饿狼群聚3个群招收女人验证:XIAO77

「差不多可以把内裤脱了,真纯。」

「啊嗯、是、是啊…啊啊,不脱光的话不行…」

真纯嘴里像含着糖似地回答着。

她那看着夏本的眼神,除了泪水还掺杂了其他东西。

真纯已经能正视前方了。

她看着坐在前面沙发的客人们。

突然被她这么一看,千田他们都把头别了过去。

虽然真纯现在像个脱衣舞孃似地脱光了衣服,但她那天生的气质却丝毫没有改变。

真纯看了看沙发后面的同事们。

那些男同事也都急忙地别过头去。

「啊啊…我脱…」

真纯看着别过头去的总经理,边把内裤脱下。

「哇!想不到妳毛还满多的嘛,真纯。」

「是吗?…啊啊,人家会难为情啦。」

当内裤脱到小腿上时,真纯遮着脸。

微热的肌肤开始变得更红。

「妳耻毛这么多,穿那么小的内裤,居然都不会露出来。」

「啊、不敢当…多谢你的夸奖…这见不得人的。」

真纯还是遮着自己的脸。

「不会,这是好色的象徵。看了这个,我已经知道妳是个好色的女人了。」

夏本伸手爱抚她的下体。

「啊、啊啊…」

秾纤合度的大腿不住地颤抖着。

「真是漂亮,真纯。」

「不、不要…不要这样…啊啊,请你饶了我吧…」

被不爱的男人爱抚下体,再加上全身被逼得脱光光的屈辱,真纯閤上了双腿。

这样正好把夏本的手夹在大腿里。

夏本便更激烈地爱抚着真纯的耻毛。

「不、不要…啊啊,不要这样…啊啊,请你饶了我吧。」

真纯哭丧着哀求他。

「住手!你住手啊!」幸宏大叫着。

但他的声音已经跟刚刚生气的语调不同,转成请求的哀嚎了。

「妳看妳看,那碍事鬼不甘寂寞耶。」

夏本开心地笑着,把真纯的腿再张开到九十度后,便离开柜枱。

「好,开始手淫吧,从哪儿开始?真纯!」

夏本无视真纯未婚夫的哀求,问着真纯。

「从、从哪儿开始…」

真纯低着头。

内裤还在左脚的脚踝上。

「美纪,妳都是从哪儿开始手淫的?」

夏本亲密地搂着美纪的腰,贴在她脸上问道。

「啊、我,我吗?…这、这个…那个…我,刚刚说了我没有经验…」

美纪拼命地挤出微笑回答他。

她这爽朗的表情让男人们感觉好兴奋。

真是不应该。

心里明知道不应该,但男人们还想继续看接下来的发展。

看真纯跟美纪会如何地被糟蹋。

「从哪里开始?阴核吗?还是一下子就把手指伸进妳的屄里?」

夏本抓着美纪,猛摇着她。

「这、这个…那个…」

美纪的脸上流下一行泪水。

她假装着笑,哭着。

「我要从阴核开始…我要从阴核开始爱抚。」真纯大声说道。

男人们的视线全回到真纯身上。

真纯将右手伸向股间。

用食指跟中指开始抚弄自己的耻毛,往里头淫裂的缝隙里探索。

麻生真纯的阴户。

麻生真纯的屄。

男人们眼睛像看着维纳斯诞生,连呼吸都忘了似地,一直盯着,一直盯着真纯的耻部看。

虽然她的大腿张开着,但阴户的肉壁却还是閤着。

那肉壁看起来好像从来不曾敞开过一样。

肉壁上方可隐约看得见小小的花蕾。

就像淫肉珍珠般。

看起来确实是那样。

真纯用食指开始搓弄那珍珠,轻轻地。

「好棒…」

一声类似高音悲鸣的声音,透露出真纯的欢喜。

真纯继续地搓弄着。

「啊啊,好棒、好棒哦…啊啊、好热、要燃烧似的、身体要燃烧起来了。」

她用另一只手搓揉着乳头。

「这么厉害。」

她的敏感度这么高,连夏本也吓了一跳。

这种手淫的举止实在令人无法让人跟她那张娴熟的脸蛋配在一起。

「啊啊、为什么…为什么、好舒服…啊啊,我是怎么了…」

真纯摇着头,继续搓弄着自己上下敏感的花蕾。

真纯从不知道阴核会让她有如此的快感。

说真的,虽然她觉得跟幸宏之间的性生活也很美满。

这太奇怪了。

怎么会这么敏感呢?

我应该不是这样的女人才对啊。

对性其实也是很晚才开窍。

最近也才终于碰上自己心仪的男人,学会享受身为女人的喜悦。

可是现在在这种场合,这么多人的面前,我怎么会有快感呢?

「妳要一直搓弄阴核吗?真纯。」

「啊、不、不是…我要插进去…用手指插进去。」

「那就快插给我看。」

「好…好…」

真纯将食指跟拇指放在阴唇上。

她的秘唇还是閤着,好像在诉说着,除了心爱的男人以外,它不想让别人看似的。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幸宏…我这么做…请、请你以后不要嫌弃我才好。」

真纯小声地说着。

跟幸宏共渡的第一个夜晚,鲜明地在脑海里回忆起。

罪恶感使真纯深受痛苦。

「住手!快住手!住手啊!」幸宏哭叫了起来。

那是男人哭喊的声音。

「幸宏…原谅我…」

真纯抱着一死的决心,将秘唇拨开。

「等一下!」

夏本制止了她。

真纯松了口气。

「真纯的屄,也让幸宏他们看看好了,他好像很想看得样子。」

「啊!」

对夏本的提议,真纯猛摇着头。

「为什么?真纯!妳不愿意吗?」

「不、不要…」

「妳不肯啊?妳不想让那王八蛋看妳的屄吗?」

「不、不是的…」

夏本拿着枪赶到沙发后,先抱起本田。

「那就好了,也得让他们看看才行。」

本田碰没有抵抗。

当他看见真纯的裸体后,他就一直像只饥饿的野兽一样地,一直看着真纯的阴户。

「…本田…」

真纯第一次感觉到本田是个男人。

「这里不错吧,是特别座哦。」

夏本让本田坐在三个男客的旁边。

本田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真纯的股间。

他的眼神已经不再是刚刚那种愤怒的眼神。

他的眼神已经被私欲给蒙混了。

「让你久等了。」

夏本抱起宰宏。

幸宏只能瞪着夏本,无能为力。

「等一下…不要…不要带幸宏过来。」

真纯哀求的声音在银行的大厅里回响着。

 第四章 柜枱成为受辱的舞台

就在未婚夫中岛幸宏被带过来时,麻生真纯大胆地将双腿閤上。

她遮着乳房,坐在柜枱上企图掩饰自己裸露的身体。

「…真纯!」

看着左脚脚踝上还挂着内裤的未婚妻,幸宏将头别了过去。

虽然她现在这样子很惨,但却最有魅力。

「喂!我说过不准你这么叫我的女人。」

夏本对着幸宏大吼。

「对、对不起…」

幸宏儒弱地乖巧地坐在本田旁边。

他的双手双脚全被手铐铐住,而且双肘双膝还被绳子绑着,他真的是无能为力。

「啊啊、求求你…只有幸宏请你则让他看好吗?吾郎。」

真纯向银行强盗哀求。

「因为他好像很想看嘛,只有他不让他看的话,他会很难过的。」

幸宏并没否认他的话。

只是一直盯着柜枱下海报上的女孩看。

但他确实有在看着真纯的裸体。

因为他忍不住地要看。

隔壁的本田也无法把视线从真纯身上移开。

坐在沙发上的三个客人也一样。

虽然他们脑子里都知道不可以看,可是又无法压抑住自己那份男性的本能。

在这异常的空间里,所有男人的理性都失去了。

可能这也是人类生存的本能。

因受枪枝威胁的恐惧,所以才会将所有的神经全投注到眼前的裸女身上。

只要看着真纯的裸体,想着真纯,就能安心。

「妳在干吗?继续手淫啊!真纯!」

「啊啊…是、是…」

当真纯将双腿再次张开时,所有的视线全盯着她下腹的股间看。

「啊啊…」

她发出害羞的喘息声。

张开大腿后,真纯还是用右手的食指跟拇指碰触自己的花唇,开始慢慢地将之拨开。

灼热的视线集中在她股间。

所有的男人全等着窥看女人的秘园。

「不!」

真纯受不了男人们的视线,停下手。

如果肉体没有现在这般火热的反应,她可能已经晕倒了吧。

这是幸还是不幸?

真纯的肉体感觉竟然如此地酥软。

身上虽没铐上手铐,但现在的真纯连晕倒的自由都没有。

让人看着自己的私处,是极大的屈辱。

但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她湿润的娇躯好像染上了麻药一般。

太恐怖了。

真纯恐惧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

「怎么了?真纯,没什么时间了,妳不肯我就让美纪来哦。」

说完,夏本便抱起西泽美纪,脱下她的裙子。

「啊!」

橄榄色的裙子一口气便被脱到脚下。

「不要!」

美纪马上拉起裙子想遮住自己的身体。

总经理、经理、融资课长,还有坐在正对面的客人的视线,全移到美纪的下半身。

但裸露的下半身随即又被遮掩住。

男人们对自己盯着美纪内裤看的行为,觉得很不好意思,便将视线投向四方。

可是没过几秒,他们期待的视线望着美纪身上的背心,心中想着待会可能就要换衬衫被撕裂吧。

夏本也像在回应他们的期待似地,伸手抓着美纪背心上的社徽。

「啊啊、啊啊…」

我逃不过了。

美纪的那双大眼睛充满着泪水,极力地忍着。

「请你住手!不要这样对她…我、我自淫给你看…啊啊、手指插进去了。」

真纯两腿张开九十度,右手在自己的耻沟部位搓弄。

如果自己再有半点迟疑的话,美纪的衣服就会被他剥光。

真纯心里这么想着,便突然将自己的花唇拨开。

她那好新鲜、颜色像嫩粉红色的花园敞开了。

看起来好像从来不曾让任何人玷污过似地。

无垢的嫩粉色,已经被溢出的爱液给湿润了。

「啊啊,真纯…」

「不要紧…我没事…」

真纯强颜欢笑。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那种渴望的感觉。

她用纤细的手指开始抚摸阴道口的肉壁。

「啊、啊嗯…」

那阵阵的快感,从股间直达背脊。

「啊、啊啊、不…」

像被吸吮似地,真纯的手指深深地插了进去。

虽然那并不是真纯的意志,但将手指吸吮进肉壁的媚肉确实是真纯肉体的一部分。

渴望手指插入肉洞的是真纯。

真纯抬起红润的脸庞,指腹继续搓弄着肉壁。

「啊啊、我不行了…」

一瞬间,她抬起圆润的臀部。

「啊、啊啊…不,那里、不要啊。」

她将手指确实地搓弄着敏感带。

「呵啊…」

爱液不停地流出,让她感觉自己像失禁一般。

目不转睛的观众们也都听到淫荡的蜜液声。

千田还有那花店的小老板,看得口乾舌燥地凝视着真纯的私处。

「啊嗯、啊啊,好受不了哦。」

只是一根手指她好像并不满足。

真纯半闭着眼,呢喃着。

「妳想要根更大的吗?真纯!」夏本问道。

「啊嗯…不是…不是…可是…啊啊、好受不了哦…啊啊…」

真纯看着夏本,小巧的娇唇颤抖着。

「我、我还可以…再插一根…进去吗?…吾郎…」真纯害臊地问道。

她的脸一下子变成少女的模样。

「可以啊,插进去吧。」

「啊啊…请不要看着我。」

她用中指抚摸着肉洞的入口,慢慢地跟食指并拢在一起。

「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啊嗯!」

指尖呈钩状似地,在媚肉中翻弄。

她用右手再抚摸微颤的乳头,搓捏地更厉害。

「好、好舒服哦…」

全身像电流通过似地,快感比方才更剧烈。

「好、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哦…」

真纯两指在肉洞里抽插着,也开始揉捏左右的两个乳头。

在那静悄无声的银行里,只听得到这美丽行员的喘息声。

「…真纯…妳、妳…」

除了那些脸上掩不住兴奋的男人,只有她未婚夫幸宏的表情最为复杂。

现在在他眼前裸着身躯的真纯,跟他在床上所知道的真纯,简直是判若两人。

「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啊、我整个人好像快要疯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也很想问妳…真纯,妳应该不是这种女人才对啊。」

幸宏的低语,真纯根本已经听不见了。

「啊啊…不、不要…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呢?吾郎。」

真纯用着妩媚的眼神看着夏本,就好像看着自己的情人一样。

「妳要泄了?真纯!」

「啊…泄?什么意思…」

「我在问妳是不是快要高潮了?」

「不、不是…不是的…真纯不是那种女人…」

她的两根手指片刻不停地在肉洞里抽插着。

由花唇里渗透出来的爱液,已经湿润了四周的耻毛。

「那是什么?真纯!」

夏本像被真纯裸体所散发出来的浓密色香所诱惑似地,趴近柜枱。

他将脸一靠过来,真纯便闭上眼,噘着小嘴等着他吻过来。

「真纯…真纯…」

幸宏脸色大变。

为什么妳不拒绝呢?

「失礼了!」

夏本奸笑着,夺去真纯的樱唇。

夏本那张大嘴,亲在美女的樱桃小嘴上。

时间就像静止了一般。

每个人都茫然地看着麻生真纯的侧脸。

他们都知道她跟夏本的亲吻是出于真纯自己的意愿,她并没有被命令或强迫。

夏本爱抚着她的乳房,他边爱抚着边吻真纯,而真纯也回应了他的吻。

「嗯唔…唔唔…」

两人双唇交络着。

真纯的侧面散发出美丽的光辉。

虽然她现在吻的不是她所心爱的人,但真纯看起来竟是那么地美丽。

夏本又爱抚她的另一个乳房。

两人双唇仍然交络着。

「唔、唔唔…唔唔!」

真纯痛苦似地甩开头。

「啊啊、啊…啊…」

她对着夏本发嗲。

看来像进入了两人世界。

她那两根细长的指头,仍然激烈地抽插着。

淫水声响个不停。

「妳快泄了吧?那就泄吧,真纯,还是妳想要我的肉棒?」

「不、我不想泄…啊啊,我不想泄…」

她虽然摇头说不,却不罢手。

她抬起来看着夏本,乞求着他的吻。

夏本奸笑着,看着她未婚夫。

「不要、不要这样,真纯!」幸宏大叫。

但真纯充耳不闻。

「来,快来亲我…啊啊、吻我、吾郎…」真纯娇唇半开地低吟着。

「嘿嘿嘿!」

夏本回应她的乞求。

「唔、唔唔…」

她那性感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声。

而两人舌唇交络的淫浪声也不断地发出。

「住手、住手啊,真纯!」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我要泄了。」

就这样,真纯让夏本亲吻着,搂着自己裸露的上身,在同事跟客户的面前,达到了高潮。

抽插在肉洞里的两根手指,被收缩得紧紧的。

就在感受到那绝顶高潮的快感时,真纯恍惚了。

香汗淋漓的肉体,像飘浮在空中似地。

这就是所谓的高潮吗?

她这么想着。群3----43795811开
饿狼群聚3个群招收女人验证:XIAO77

比较起来,幸宏教她的感觉,她觉得好像是假的一样。

「妳真是太棒了,真纯。」

夏本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她回神发现面前有好多张熟悉的面乳。

她羞愧的无地自容。

「啊啊、不,好丢人哦…」

真纯弯着膝,整个人缩成一团。

 第五章 新牺牲者的新女行员

「这样你满意了吧?」总经理说道:「麻生小姐已经满足你的私欲了,可以罢手了吧!如果你不是来抢银,只是针对麻生小姐,请就此罢手吧!」

「还没完呢。」

「我已经知道麻生小姐是你女朋友了。」

「真的吗?」

「刚刚你们两人之间的狂吻就是证据,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对呀?就是说嘛,如果她不肯怎么可能回应我哦!」

夏本吾郎开心的向幸宏示威似地看着。

「你已经可以饶了她吧?不要再让妳心爱的女人受辱了。」

「说得也是。」

夏本抓起真纯的脸蛋,想再吻下去。

「啊…不、不要…」

真纯反射性地闭紧双唇,别过头去。

夏本看了她这样子火大起来。

「怎么搞的?真纯!妳不要跟我亲亲啊?」

「不、不是,我不是不要…啊啊、吻我吧…啊啊、吾郎快来吻真纯吧。」

好不容易这强盗犯开始动摇了,她可不能让刚刚所受的屈辱白受了。

「吻我吧…吻我吧,吾郎。」

真纯拼命地哀求着,伸过头去。

因为心中并不愿意,所以她现在的表情,毕竟跟刚刚有着极大的差别。

虽然她表现愿意的样子,但她内心的拒绝还是表现在脸上。

「妳这样大家会质疑我们俩人的感情哦,真纯。」

「啊啊、对不起…因为我刚刚高潮了,觉得很害臊…所以才会这样…对不起,吾郎…请你谅解…」

真纯将双手环抱着夏本的颈项,丰满摇晃的乳房贴在